疫情时代下旅游消费的九个改变

admin 2020-09-01 阅读:108

  疫情对旅游消费最大的改变,可能是消费习惯的改变。有时候有些东西,我们过去是想疫情它总会过去,它的持续时间不会太长,当这个疫情过去以后,一切都会如旧,但是现在可能回不去了,由于这次疫情延续的时间特别长,触及的面特别大,所以可能我们的消费习惯悄然无息的发生一些改变,甚至是不可逆的改变。这些恰恰是当下旅游研究者、从业者要思考要关注的问题。

  过去很多老年人买东西,一定是选择很多到线下去买的,就像我们的父母,买菜买很多东西,一定要有触感到现场去买,但是这么长时间的疫情逼得他不得不用手机,加入各种各样的购物群,各种各样的APP去买东西。那么接下来他发现这是一个很不错的方式,可选择性很多,过去他觉得很麻烦的,现在可以送货上门。他适应了就意味着他的购买习惯发生了不可逆的变化,那么我们旅游消费是不是也有这样一些改变呢?

  下面就列举一些。

  第一个有可能发生的变化是宅文化的兴起。

  就是从一种被动的到一种适应,当然这种宅,首先要对它做一个界定,这个宅不仅仅是指宅在家里,它还有一种本地宅,就是常住地休闲。如果说旅行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的话,如今可能这种宅休闲,家宅和本地宅这种休闲演变为一种生活方式,它导致的结果是未来可能出游频次减少。

  这种长距离休闲的适应,会减少我们真正出游的频次。过去很多人对身边的风景是忽略的,是没有关注的,或者没有给予足够关注的,现在,当然最开始是被动的,后来发现身边还是有很多不错的可以休闲的地方,可以替代出游的地方。那么他既轻松,花钱又少,那么出游频次就会减少。

  第二个就是计划性加强。

  过去经常说我们要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未来可能是无预约不出游,以后预约制慢慢会形成常态,现在很多地方的景区都实行预约制,预约制有很多好处,会极大提升旅游体验,而且能够保护生态环境,这些都是未来的发展方向。但是,这种预约制会对我们的出游行为,对我们的出游决策我想一定会产生影响。所以可能以后出游的计划性,长途的、跨省的出游的计划性会加强。说走就走的旅行会减少。

  第三个改变就是亲子的刚需。

  现在旅游业实际是一个弹性需求,我们可以看中国旅游研究院近期发布的暑期旅行预测报告,显示,近九成的受访家庭有意向在即将到来的暑假安排亲子游。实际上现在很多的,特别是武汉的、湖北的,很多恢复的旅游市场,大量是亲子游。那么为什么?第一个因为小孩子憋了这么长时间必须要出去,不出去不行。第二是中国家庭为了小孩舍得投入。所以这次在5、6月份可以发现,像湖北恢复最快的一个景区,不是传统的神农架,不是武当山,不是黄鹤楼,恢复最快的是主题公园,为什么?它的主要产品是亲子游,很多家庭带着小孩去,主要是为了满足小孩,而且去不止一次,是两次、三次,暑假还会去。我想这是一个改变。

  第四个改变,旅游消费升级。

  我们在疫情常态化的驱使下,可能是品质时代的到来。品质旅游的进程还是比较缓慢的,疫情会加速品质时代的到来。在这样一个状态下,我们未来可能是向散客的、小团的、自驾的、定制的这样一种旅游产品,可能会成为主流。所以,如果还是保守着过去大规模组团的,要么就是倒逼要么就是转向。有很多过去贪图便宜的,现在也爱上品质,也许他的出游,他会压缩自己的出游频次,他会把更多的休闲变成一种宅休闲,就是我说的常住地休闲,但是一旦他计划了决定了要出游,特别是要跨省、长途旅行,那么他会要追求品质,他不会再一点钱上会犹豫不决。所以是不是这次疫情会加速我们从过去传统的大众旅游到品质时代?当然可能规模会缩小,但是消费会升级。那么这是一个变化。

  第五个变化,就是我们旅游消费在目的地的选择上,可能会偏向主题化、个性化、非标准化方向发展。

  未来什么样的旅游消费产品可能会比较受到青睐?景区+民宿,比如湖北景区+民宿的产品现在是卖得最好,它符合主题化,也个性化,非标准,也比较安全,小规模。再就是康养旅游,再就是轻户外的体育旅游,人文主题旅游,像古建主题游、诗词主题游,这些主题化、个性化、非标准化的旅游目的地,可能会受到青睐。我们过去认为小众的,可能未来是大众,当然这个大众跟过去的大众又是两个概念。

  第六个改变,在目的地选择方面呈现单一化。

  目的地选择的单一,会从多地到一地,一地游会增加,多地游会减少。实际上现在很多人出游要求安全、安静,两个安,所以他会延长一地的停留时间。现在旅游目的地也在做这方面的研讨,比如湖北,现在推出所有的都是一地游产品,像大九湖,499住6天免门票,还有在襄阳,要是住一晚上就补贴一百块钱。这是一个变化,从多地到一地。

  第七个变化是门票经济的终结。

  旅游者不再愿意为高额的门票买单,当然疫情情况下,很多过去非常火的景区都是免门票的,或者是门票非常低的,我想一是大家慢慢会习惯,再一个是很多消费者不再愿意为高额的门票买单。因此景区还想依靠门票经济走下去的,这条路不可持续。既然门票这条路不可持续,那么作为旅游景区来说,它对于旅游消费的变化,一定要在二次消费上做文章,我认为会加速农文旅融合。二次消费靠什么,如果门票就是观光的话,是里面的资源,观光对应的是门票价值的话,那么这种二次消费一定是加速文旅融合,或者是农游融合,产生一些新的产品供游客消费。

  第八个变化,我把它叫做遇见陌生人的冲动会减少。

  很多人觉得旅行一个很重要的价值是在旅途中或者在旅游目的地会遇见陌生人,确实这种遇见给了我们很多期待,一种未知的期待也增加了旅游过程的体验或者是乐趣或者是内涵。但是可能从一种旅游消费的当下的变化来看,这种遇见陌生人的冲动会减少,反而会到某种程度上有限的陌生人回避,可能这是一种社交距离的后遗症。我们可以看到,现在为什么我们的这种亲子的,这种小团的,这种民宿的,这种定制化的、小规模的,实际上都是为了减少与陌生人的遇见,都是陌生人回避,是社交距离的延续,这个形成习惯以后我想这会是一个变化。

  最后一个我想讲一个变化,是大家谈的很多的线上旅游。

  这里面我要表达一个观点,是为何线上旅游是不存在的?我们很多人认为,可能旅游会有一种新的表达形式,线上旅游,通过AR、VR科技手段会有新的表达形式。我认为线上旅游不存在。为什么?旅游就是一种在地体验,如果它不是在地体验就不叫旅游,可以换另外一个词。旅游是一种在地体验,必须完成常居地到异地的空间转换,这种是眼耳鼻舌身意的六位体验感受。



评论(0)